恐怖惊悚系列网剧《梦魇》剧本重酬

发起人:赵依依
总奖金
7,770

距离截止日期
2015-07-22 10:40还有:

0
0
0
0
小时
0
0
0
0
奖励详情
奖项 个数 奖金 奖金合计
一等奖 1 3,000 3,000
二等奖 2 1,000 2,000
贡献奖 277 10 2,770
任务需求
唤醒疾患包括梦游(Sleep walking)、夜惊(Sleep terror)及意识不清的唤醒(Confusional arousal)等三种疾患。这类的疾病乃是病患从深度睡眠期觉醒,但却无法完全清醒过来,而表现出一些奇怪的动作或行为。隔天醒来,对昨晚发生的事件一点都不记得。这是一部关于梦的系列网剧,每集是一个不同的故事。

要求:
1、微电影时长20-30分钟内即可
2、针对梦魇的话题进行创作
3、故事需要新奇恐怖惊悚
4、结合梦游症的病症深入去写每个故事
我要投稿
公开投稿 (稿件默认为隐藏状态只有任务发起者可见)
所有稿件

海萍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浅语

梦见一个整容十分成功的女孩缠绕着自己,不断的耳鬓厮磨,翻云覆雨,不断讲述着她整容的经过:从脑后开刀,然后把这个脸皮拿下来,用刮胡刀刮,用吸尘器吸,用砂纸打磨,然后带上脸皮,十分惊艳,十分妖娆,不断缠绕……

冰琦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李睿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李睿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晓凤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王芳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心如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sky +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张易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熠雯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shann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逸雯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婷媚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秋雨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佳敏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艳艳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宇怀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Trouble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小片面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明昕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昕昕是个好姑娘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海萍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国辉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明昕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媛媛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胡章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佳慧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秋雨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丽姬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吴慧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亦冥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云逸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秀逸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风晴十三格格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媛媛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明明_506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晓凤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晓凤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张易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今晨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夜阑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张易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婷媚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丽姬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小半瓶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媛媛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吴慧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思妞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思妞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吴慧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善变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张易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熠雯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俊静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文琴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佳敏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乔治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乔治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乔治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乔治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乔治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国辉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国辉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媛媛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秋雨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丽姬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乔治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夜阑忆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夜阑忆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俊静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俊静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源祖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吴慧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吴慧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今晨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今晨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今晨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铸宸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乔治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谢小妞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谢小妞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乔治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乔治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夜阑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夜阑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yaojin00001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yaojin00001

故事介绍
在民间,有些地方流传着一个可怕的传说,说是如果有人横死在一面镜子前,那么这面镜子就是一面凶镜,而凶死在镜子前的人的魂魄也将永远的被困在镜子里永世不得超生,而照过凶镜的人也将会死于非命。
故事围绕着一面镜子展开,以一面凶镜为主线,讲述了一个缠绕着友情、亲情、爱情的恐怖故事。既有穿越的情节又有快节奏的恐怖死亡事故的发生。
6 名喜欢收藏古董的好友在接受了一位神秘的古董商邀请时无意间照见了一面凶镜,本以为凶镜只是一个传说,没在意。谁知道这6个好朋友一个接一个被灾祸夺走生 命,先是姚钢死于车祸,再是刘娜将硫酸当成中药喝了下去,朋友一个接一个的死去,本来对传说无所意见的4人慢慢的发现自己已经被梦魇缠绕。先是恶梦连连, 总是梦见一个穿绿色旗袍的女人,然后主人公的邻居家又发生了灭门惨案。于是剩下的4人只好开始调查朋友的死因。但是调查是和死亡相伴而来的。一次无意的遇 见,一个老和尚告诉了4人解除凶镜魔咒的方法,但是凶镜却突然失踪了。剩下的4人为了寻找凶镜的线索碰见了许多灾祸和恐怖的经历,又有同伴死于意外,侥幸 存活下来的人不但继续被凶镜的魔咒所折磨并且接到了死去朋友打来的电话。当真相解开,意想不到的事实呈现了出来,真正的幕后真凶原来是男主人公的祖宗。一 段跨越好几十年的恩怨为大家讲述了一个充满悬疑和意外的恐怖故事。


《夜半诡话之凶镜》

1935年冬
初冬的寒风猛烈的刮着,卷着落叶漫天飞舞。
在一幢别墅里一家人正围坐在一张圆桌前,桌前坐着84岁的一家之主姜老爷子姜强和他的三个儿子老大姜昕、老二姜则栋、老三姜明,还有三个儿媳:大儿媳姚月、二儿媳杜彬、三儿媳段月和老大姜昕的两儿子长子姜华、次子姜盟,老二姜则栋的一双儿女长女姜美、次子姜远,老三姜明的独女姜丽美。
姜老爷摸着拐杖子咳嗽了一声说:“嗯,今天大家都到齐了,之所以把大家叫来那,是因为我这身体实在是不行了,咳咳咳,你们都听我说,我能有今天也算福气,三个儿子都 有出息了,孙子、孙女也都那么大了,一个家里该有的都有了,你们的娘啊在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了,我知道我的时日不多了。”
姜昕急忙插话说:“爸您别那么说,小时候再穷再苦现在不都过来了吗?现在我们兄弟都出息了,您是一家之主,这个家的基业也是您打下来的,现在的日子正红火着呢!您一定要保重身体啊!”
老大姜昕似乎听出了姜老爷子的心思,立刻把父亲的话塞了回去。
杜彬接嘴说:“是啊,爸您千万别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听着心里难受。”
在一边姜丽美一个人一脸的不屑一顾,不停的摆弄着手表。姜丽美是家里唯一一个接了婚的孙子辈的孩子,不过她的婚姻失败了,她最信赖的男人背叛了他,离开了原本善良美丽的她,现在姜丽美一个人抚养着一个5岁的儿子。
姚月立刻说:“对啊!老爷子,保重身体!姜华、姜盟都有对象了,到时候让你抱俩大胖从孙子,呵呵呵。”
姜老爷笑了笑,看看墙上的挂钟。大挂钟的钟摆不停的摇摆着。
孙子姜华说:“爷爷,您千万保重身体,我们一定努力搞好工作,把家业打理好。”
姜老爷子打断姜华说:“好!有志气就好,我姜强看到你们那么这么和睦有志气也就安心了。咳咳咳。”姜老爷咳嗽着说到。
姜远:“爷爷,您马上要过85岁生日了,您准备怎么过啊?我们大家和您好好庆祝庆祝。难得一大家子能聚一块儿。”
姜美说:“爷爷,庆祝庆祝,大家都为您的长寿祈福呢!”
姜盟:“这次我和姜美去‘空明寺’烧香的时候为您请来了个福袋,等您大寿的时候送给您。”
姜老爷子说:“好,好,好,你们有这份心我就开心了。”
姜美说:“爷爷福袋可漂亮了,等到您大寿时给您份小惊喜。”
姜老爷子看着姜美笑着说:“小惊喜,呵呵,好好。哎呀,这日子不多了,能开心一天是一天。”姜老爷停了停:“对了段月,你的病好了吗?”
段月说:“哦,爸,谢谢你的关心,好多了,就点风湿您还惦记着,我找了个老中医敷了点中药,现在没感觉了。”
姜老爷子点点头说:“好,好。”
杜彬对姚月说:“大姐呀,啥时候来我家搓搓麻将,好久没来了,有空聊聊电话,呵呵呵,你上次送我的绸缎漂亮着呢,呵呵呵。”
姚月答到:“好啊,有空大家多聚聚。”
姜老爷子说:“多聚聚好哪,你们还年轻,趁年轻多玩玩,我是走路也快走不动了。”
姜老爷这番话让大家又担心起来了。
姜老爷的保姆王妈在厨房里泡了杯枸杞茶。
姜明说:“爸,我和段月准备把您接到家里,亲自照顾您一段时间。”
段月说:“是啊,爸,您一个人怕您寂寞啊!”
姜老爷说:“好啊,不过还是你们搬进来,轮流陪陪我吧,年纪大了,不想动了。”
这时姜老爷子的保姆王妈走过来递给姜老爷子一杯茶:“老爷您喝茶。”
姜老爷也没说什么,拿过茶杯喝了口茶,保姆走开了。
姜老爷放下茶杯,叹了口气:“今天啊!!还有件事情要宣布。”姜老爷停了停:“我手里面的最后一笔钱还是分了吧,你们生意上有用就拿去花,现在我也放心了。”
姜丽美还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两眼呆呆的看着手表。这时大家也知道了姜老爷的意思,老二姜则栋翘起二郎腿深吸了一口气。
姜昕则说:“爸,您的心思我们明白,您有话就说吧,我们都听着。”说完露出了一丝笑容。
最近几年,因为家道兴旺,姜老爷子自觉高兴,但因为担心处理遗产的问题,一直有点忧心,生怕因为分产不妥影响了家庭气氛。姜家表面上还是很和气的,但这么大的一个家多多少少的家务事让姜老爷子不愿提及,但又令自己不能释怀,年近暮年了老爷子已经在为自己的身后事做准备了,憧憬与担忧并存着,特别让姜老爷子担心的是自己的孙女姜丽美,姜丽美离了婚,一个人住在外面带着孩子,这样的现况让姜丽美在家里的处境有点尴尬,也让姜老爷子非常的揪心。
姜老爷沉默了半分钟说:“你们老子我啊是这样想的,家里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别提了,家里要的是和气,家和万事兴,这句话你们永远不要忘记,谁家里乱七八糟的事情没有啊?能解决就解决,再说家里也没有解决不了的事,你们老子我和你们的娘啊年轻时吃得苦我都讲过,你们小时候老子为了吃一口饭和你们妈在马头当帮工,那时候可不容易啊,我当搬运工,你们妈妈也帮着我搬,经常是累的腰酸膀子痛的,还要看着监工的脸色过日子,你们妈妈呀一个女人家就更不容易了,这些事我都和你们讲过,你们也知道这个家有今天实在是不容易啊。”
所有人都认真的听着姜老爷的话,只有姜丽美漠不关心的吸吮着热茶。大家都听着姜老爷子的话,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爸爸爷爷年轻时为了养活自己吃尽了苦头,所有听的人心情都忧郁惆怅,没人出声,毕竟姜老爷子的心思大家都能明白,看着自己忠厚老实一心扑在家务事上的爸爸爷爷,做儿孙的也都十分的理解感激。
姜老爷子继续说:“你们的老妈走得早,没能看到今天,我带着你们从街头小铺慢慢的起色了,有了自己的公司,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自己的孩子,有房子住,有车子 开,不用自己洗衣服了,冬天那个冷啊,不用为吃饱饭去偷人家地里的菜了,那日子都过去了,现在那就是想把现在的家业做大做强,当然这要靠你们了,我这把老 骨头熬不了几年了,这样吧我手里的几个钱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现在我把钱给大家分了,拿去花,闲在我手里也是浪费啊!”说完,姜老爷子用力甩了下手让大家都知道自己心意已决。
老大姜昕说:“爸,您的心思我们都明白,不过最重要的是您的身体,这次我弄了根野山参给您补补,公司现在财务还过得去,钱的时您别发愁,我和姚月会打理的。”
姜美也说:“是啊,爷爷,您先注意身体,您身体好了我们才能放心工作啊。”
姜老爷:“补什么补,好东西吃得多了,也不见得有什么好转,人命在天。”姜老爷停了停又咳嗽了声继续说:“好!你们那都孝顺,我心里也放心不少,老子我就是要在现在看到你们太平和睦,所有的事我要全部放心,分钱是早晚的事,我就是不想留着太多的遗产,我的钱平分!!阿昕、则栋、阿明,现钱你们三个亲兄弟每人三分之一,房子等我过了,也平分了,就这么定了,要的就是家里太太平平,开开心心,气氛和睦,你们理解吗?”
姜昕转头看看姜明说:“三弟啊!爸爸这份心你要明白啊。”然后转头不怀好意的看看姜丽美。
姜丽美“哼”了声。
姜明不耐烦的说:“我理解爸,也谢谢你的关心。”
姚月怪里怪气的看着姜丽美一边摇着头一边轻声说:“一个女人留不住男人,还带个孩子,像什么样子?哼!”
一直沉默的姜丽美瞪着姚月回击到:“舅妈,我知道你对我一直有看法,有话你就直说嘛。你不就想多分点钱吗?”
姚月:“做人要有做人的样子,一天到晚向家里要钱,自己不会挣哪?”
姜丽美大声说:“我向我爸妈要钱,你管得着吗?”
气氛紧张起来了。
姜华在一边帮妈妈说到:“我妈只是觉得你一直没从离婚的阴影里走出来,你需要时间把……。”
没等姜华说完,姜老爷子立刻拍起了桌子说:“你们吵什么?我已经说了多少遍了,家和万事兴,和气,和气懂吗?我一把老骨头了,之所以在活着的时候分家产,就是不想留身后事,你们要是不和就是对不起你们在天上的妈妈。”所有人都看着姜老爷子不再出声。
姜丽美看看墙上的奶奶的遗像,慢慢的深吸口气不再作声。
气氛缓和了点,姜老爷子继续说:“丽美啊!你也是我的亲孙女呀,好好带好孩子,好歹他身上流着我们姜家的血脉呀,啊!”
姜丽美打起精神说:“爷爷你放心吧,我会按你说的做的。”
姜老爷又说:“好啊,等哪天有空,把孩子带来,让我多看几眼,以后看不到啦,孩子是无辜的,要照顾好,别亏待孩子,你说对吧?。”
姜明说:“爸,你放心,丽美会带好孩子的,我也不会辜负了您的好意。对了爸,您叫我和大和集团谈的那笔生意已经签了合同了,一切都安排好了。”姜明故意在撇开话题。
姜老爷说:“好,生意红火,日子也安稳。什么都好。我对这个家很是放心,大家和和气气的,我看着也高心那,以后大家就这样过,千万不要让我这把老骨头在现在还为你们操心。”
这时客厅墙壁上的落地钟响了,姜老爷掏出怀表看了看说:“哟,九点半了,不早了,今天就这样吧,大家早点回家休息,明天都还要做事呢。”
所有人都各自起身准备回家。
姜则栋起身说:“好吧爸,今天先到这里,您保重身体,大家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
这时姜老爷的保姆走过来,扶起姜老爷,姜老爷拄起拐杖站起来了,姜远也走到姜老爷身边说:“爷爷我扶您吧。”
姜老爷说:“好啊!”
姜则栋和杜彬还有姜美、姜远和姜老爷的保姆5个人扶着姜老爷送众人离开。
姜老爷对姜远说:“阿远啊,你最听话了,要好好过日子啊!”
姜远对爷爷说:“爷爷,您放心吧,您的意思我们懂了,我们会按照您的意思做的。”
姜老爷子:“好,好,那我也宽心了。”
姜美边穿外套边说:“爷爷今天我们回去了,您保重身体,等天暖和了,我和爸爸妈妈带您出去走走。”
姜老爷:“好啊,我好久没出门了。”说完又咳嗽起来了。
大家走到了大门口,这时老大姜昕的司机把车开了过来。
姜老爷看到车来了,对姜昕说:“阿昕上车吧。”
姜昕说:“爸爸,外面冷,您先进屋里去吧。”
姜老爷说:“好好,你们上了车,我就进去了。走吧!回家休息吧。”
姜昕说:“那好,爸,我们先走了,您保重身体,我们改天再来看你。”
姜华说到:“爷爷,我们走了,您注意身体吧。”姜华提醒爷爷回屋里。
姜盟也说到:“爷爷,外面冷你回屋去吧。”
姜老爷说:“好,这就回去,你们上车吧。”说完向大家挥挥手。示意大家上车。
姜昕一家上了车,关上车门,姚月摇下车窗说:“爸,您保重身体啊。我们先走了。”
姜老爷说:“路上小心,车开慢点。”
姚月:“放心吧,走了爸啊。”
姜昕一家先走了。姜昕坐在车里看着姜明“哼”了一声,心里对姜明和他女儿很是不屑。
姜明和段月以及姜丽美对姜老爷子说:“爸,天气冷,您还是回屋里吧。”
姜老爷说:“丽美啊。”边说边拉起了姜丽美的手,继续说:“丽美带好我们家的孩子,嗯?你爷爷我把他当成家里人,一样对待的。”
段月界面说到:“爸,你放心吧,丽美会照顾好自己和孩子的。”
姜丽美也说到:“爷爷你放心吧,您要保重身体。”
姜老爷点点头说:“好,好。”
这时姜明的车子开了过来,姜老爷干脆的说到:“上车!”
姜则栋对姜明说:“老三,过段时间等我忙完了,兄弟俩好好聊聊,最近我的心思铺在工作上了,有点怠慢兄弟了。”
姜明说:“好嘞,哥,有空来坐坐,我和段月好好和你聊聊。”
杜彬也对姜明和段月说:“阿明,段月妹,丽美有空来玩啊。”
姜丽美说:“好,舅妈,有空会的。”
段月说:“那好,今天就这样,爸我们走了,您要保重啊。”
姜老爷说:“好,好,上车吧。”
姜明和段月还有姜丽美陆陆续续上车。
杜彬说:“路上小心。”
姜明看着杜彬点点头以示谢意。姜明家的车子也走了。慢慢的开离了姜老爷的屋子。
姜老爷看着姜则栋说:“老二,你们的司机呢?”
姜则栋答:“哦,我们自己开车来的,爸你回去吧,天冷了,你要小心。”说完拍拍姜老爷子的肩膀。
姜老爷说:“放心吧,今年过得去。”
姜美说:“爷爷我们走了,您保重身体哦。”
姜远也说:“爷爷,您保重。对了王妈,还麻烦你照顾好爷爷。”
王妈说:“好的,放心吧,我会的。”
姜老爷说:“王妈照顾我10几年了,你们放心啊。”
“那我们走了,爸改天来再来看您。”
姜老爷说:“好!上车。”
杜彬说:“那,爸我们走了,您也早点休息。”
姜老爷说:“好好。”说完和姜则栋一起走到姜则栋的车边。
杜彬说:“爸,我们走了,一些家事,会好的。”
姜美说:“爷爷,我们走了。”
姜远也说:“爷爷,您保重。”
姜老爷说:“放心吧,你们爷爷我还行,呵呵。”
姜则栋说:“爸,再见。”说完上了驾驶座。
杜彬和姜美、姜远也纷纷上车。
最后面的杜彬说:“爸,再见了。”
姜老爷说:“一路小心啊。”
杜彬关上了车门,车子走了。姜老爷看着车子开远了,拄着拐杖被王妈扶着往屋里走了进去,关了大门。这时姜老爷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安,也许是因为自己对这个家太关心了,长时间
全身心的投入使得姜老爷自己多少有点疲惫,毕竟在这个年纪姜老爷自己还能图些什么呢?


第二天
时间已经下午1点了,姜丽美和她的儿子高志天在姜丽美租住的公寓里,高志天在屋子里跑来跑去,手里拿着妈妈姜丽美买给她的风车和波浪鼓,玩的很开心,一会儿摇摇波浪鼓,一会儿挥舞着风车。
姜丽美在给自己打扮,准备出门去参加朋友举办的舞会,姜丽美特地穿了件绿色的旗袍头发是花了一上午时间在发廊里烫的,这是姜丽美最喜欢的发型和旗袍。
姜丽美对高志天说:“志天,过来。”
高志天跑到姜丽美身边:“妈妈。”
姜丽美笑着摸摸高志天的头顶,笑着对志天说:“乖儿子,听话,妈妈要出去一趟,你一个人在家里乖点,不要太顽皮,也不准出门,更不许爬窗户,明白吗?”
志天很认真的“嗯”了声并认真的说:“妈妈,好的,我听话。”志天露出了顽皮逗人的笑容。
姜丽美继续对志天说:“妈妈回来后给你带根棒棒糖。”姜丽美捏捏儿子的下巴。
“好的妈妈,我们来拉钩。”说完就和姜丽美小指缠小指。两人一起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姜丽美点点志天的小鼻子:“真乖,儿子,呵呵。”
这时门铃突然响了‘叮咚’姜丽美跑到门前打开门一看是姜华,姜丽美愣了愣:“你怎么来了,我要出门了。”
姜华冷冷的说:“我找你就说几句话,马上就走。”说完径直走进了房门,拿下了戴在头上的帽子。
姜丽美用力关上了门‘嘭’的一声,姜丽美靠在门上,双手插在胸前问:“什么事?你说吧!”
姜华走到姜丽美面前大声的问道:“那天家庭会议,你为什么顶撞长辈?”
姜丽美冷冷的说:“你管得着吗?我顶撞谁了?要你来问!”
姜华不怀好意的说:“你一个人住,还带个孩子,孩子又不姓姜,你们家凭什么拿爷爷那么多钱?”说完姜华看看高志天“哼”了一声。
姜丽美也大声回答到:“爷爷爱给我们家钱,你又眼红了?我们家的事用不着你管!”
“我才懒得管呢?只是以后拜托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姜丽美一屁股坐到大厅的沙发上。
志天有点害怕,因为他从来就没有见妈妈和人争执,或者说是从记事起从来就没有见妈妈和人争执,一个人跑到了里屋,探出一个脑袋看着自己的妈妈。
姜丽美回击到:“那你今天别来啊!我也拜托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姜华“哼”了一声这时姜华 看见战在屋里的高志天,姜华对姜丽美说到:“他就是你儿子?姓高的?应该把他送到孤儿院去,走。”说完走到高志天身边拉住了他的手。
姜丽美一个箭步冲到儿子身边把姜华的手打开,只听“啪”的一声姜华的手被打开了。
姜华一把推开姜丽美,姜丽美后背撞到了墙上,姜丽美“啊”了声,看到姜华又拉住了高志天的手,志天回头看着姜丽美说:“妈妈,妈妈。”
姜丽美又冲了过去,一个耳光抽在了姜华的脸上,然后姜丽美拉住了志天的手对姜华:“你给我滚!不准你碰我儿子,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姜丽美出于母性不惜将自己置于不利,也要保护自己的儿子,自少在姜丽美眼里自己的儿子高志天是自己目前最需要保护的人。
姜华捂着脸,显然这一巴掌把姜华打蒙了,姜华哪里会想到姜丽美会抡自己耳光。
姜华怒道:“你敢打我!?”
“打你又怎么样?你再碰我儿子,我扒你的皮。”姜丽美狠狠的说,说完又把高志天往自己的身后推了一把。
姜华一时怒火中烧,向姜丽美狠狠的抡了一拳,姜丽美被打倒在地,姜丽美爬起来拿起茶几上的一个玻璃瓶一下子砸在姜华的头上,瓶子砸得粉碎。
姜华手捂在自己头上,姜华的头顶 顿时鲜血直流。姜华看看自己手,满手的血,姜华顿时火冒三丈,冲到姜丽美身前双手紧紧的掐住姜丽美的脖子,两人扭打起来,姜丽美被姜华突如其来的打斗震怒了,两人从客厅推推搡搡扭打到了姜丽美的卧室。高志 天看到妈妈和姜华厮打起来,很害怕,志天夺门而出,跑出了公寓大楼,跑到了街上,看着自己家的窗户。
姜华一把,把姜丽美推倒在了地上,姜丽美看着姜华说:“我和你拼了。”于是又站起来继续和姜华撕打。这时两人双双已经见血挂彩。
姜华说:“你还来是吧?”
于是恼羞成怒的姜华从桌上拿起了电话机,把电话机上的绳子勒在了姜丽美的脖子上想勒死她,姜华在姜丽美的背后把她死死按在一张梳妆台前用力拉紧绳子,姜丽美用手撕扯脖子上的电话线,还用手拍打梳妆台的镜子,镜子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痕,姜丽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慢慢的慢慢的不动了,姜丽美的两眼死死的瞪着镜子里的自己,那眼神仿佛在顺间看到了自己的爸妈,自己的爷爷和自己的儿子。姜华死死勒住姜丽美的脖子不放手……
姜丽美就这样死了,镜子上全是血。志天一个人站在街上看着自己的公寓楼窗户,他还不知道从此时此刻他的命运将要发生很大的转折,他会长大吗?会过得怎么样?又会遭遇什么样的命运?也许在很久很久以后答案会最终揭晓……

2014年
姚钢开着一辆越野车,车里放着摇滚乐,路上车流如梭。姚钢拿起电话打给祁山,电话通了:“喂!祁山,我马上到了,姜洪、刘娜到了吧?”
祁山和吕斌坐在他俩开的酒吧里,俩人都喝着啤酒。祁山在电话里答:“还没呢!就我和吕斌,你在哪?”祁山把脚搁在茶几上悠闲的聊天。
姚钢答:“我还在路上呢?兄弟等我啊!”
祁山说:“老兄,谁不等我都等你,吕斌已经到了,快点啊。”
姚钢:“行,马上到,叫吕斌先别多喝,过会儿我要和他好好喝两杯。”
祁山:“放心,挂了,过会儿见。”
姚钢放下电话一脚油门,车子飞驰而去。
祁山对吕斌说:“阿钢在路上马上到。”
吕斌:“这胖子重来迟到,肯定是来讨酒喝的。”
祁山“呵呵”笑了一声,继续喝啤酒。
姜洪和李丽开着车行驶在路上,姜洪开车,李丽坐在副驾驶座上,李丽看看车外:“今天天气不错啊,空气还好,用不着戴口罩了。”
这时姜洪的手机响了,姜洪一边把蓝牙耳机戴上,一边对李丽说:“天气是不错啊。”
姜洪接通了电话:“谁啊?”
祁山在电话里说:“我啊。”
姜洪说:“祁山啊?我们马上到了。”
祁山:“李丽也来吧?”
姜洪说:“我们今天肯定全部到齐,为你和吕斌的酒吧开业庆祝庆祝。”
祁山说:“对了,兄弟你哪天有空带我去你说的那家花店看看,我觉得这酒吧还需要修饰下,要弄些花。”
姜洪边开车边说:“那还不容易啊。那家店的老板和我还认识呢,明天就带你去。”
祁山说:“好的,老兄,哎,开快点啊。都5点了,你们一个都没到呢!”
姜洪:“放心,已经上南北高架了,快到了。”
祁山:“那好,待会儿见。”
姜洪:“嗯,拜拜。”
李丽问姜洪:“什么花店啊?”
姜洪答:“哦,就是我们经常去的那家专门卖假花的花店。”
李丽:“他也喜欢假花?”
姜洪:“当然了,塑胶花、纸花可以永久保存嘛。”
李丽说:“天长地久。”李丽笑了笑。
姜洪说:“鲜花成本高,放假花划算点。”
李丽:“开快点。”
姜洪:“下班高锋。”
吕斌和祁山两人一起在酒吧的包厢里看足球。
吕斌说:“还是曼联的地面传接比较顺畅。”
祁山:“卫冕冠军嘛。”
电视里播放着足球比赛,祁山和吕斌都是球迷,边喝酒边看着比赛。
祁山看得兴起:“传啊!哎呦,真臭。”
吕斌对祁山说:“这脚攻门不行啊!那句话你还记得吗?”
祁山问:“哪句话?”
吕斌说:“就是那句‘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祁山:“哈哈哈,你真逗,曼联队里没猪一样的队友啊!”
这时坐在车里的李丽的手机响了,李丽一看是刘娜打来的。
李丽接通电话:“喂,娜娜。”
刘娜坐在出租车里:“丽姐,你们在哪?”
李丽说:“娜娜,我们现在在黄山路上呢!马上要到祁山的酒吧了,你呢?”
刘娜说:“我也快到了,姜洪和你在一起吧?”
李丽:“是啊,我们都快到了。”
刘娜说:“哎呦,好久没见面了,老朋友见面聊啊。”
李丽:“好嘞,马上见,对了娜娜,你最近段时间工作有着落了吗?”
刘娜:“嗯,有了,在一家实验室找了份工作,现在还在实习期,马上要转正了。”
李丽说:“那就好,好久没见你了,大美人酒吧里见啊。”
刘娜:“好的丽姐,那先挂了,回头见。”
姜洪说:“娜娜好久没和我们聚会了,这次多灌她两杯。”
李丽说:“对了!我忘了,今天喝酒你不应该开车的。”
姜洪说:“没事,稍尝两口。”
李丽说:“回家我开车。”
姜洪:“好啊。”
姚钢的车子已经到了,姚钢把车开到马路边上停下,熄了车走了下来,然后看看手机径直走向酒吧。这时刘娜坐的出租车也到了酒吧,刘娜付完车钱,下了车。
这时姚钢看到了刘娜从出租车里下来,姚钢马上叫:“娜娜!”
刘娜一抬头:“哎,姚钢啊。”刘娜高兴的向姚钢走过去。
刘娜走到了姚钢的面前说:“阿钢,你先到了?呵呵。”
姚钢:“我也刚刚到,走!我们先进去。”
刘娜说:“好啊。”
然后两人进入酒吧,姚钢环顾四周说:“嗯,酒吧装修的有性格。”两人边走边看这酒吧的装修。
这时一个酒保刚好路过姚钢和刘娜身边,姚钢问酒保:“你好。”
酒保礼貌的说:“您好,先生。有什么需要服务的?”
姚钢问:“你们的老板呢?我们是他们的朋友。”
酒保礼貌的说:“这扇门进去就是。”酒保指向了一扇门。
刘娜对酒保说:“谢谢。”
姚钢说:“走吧!”
姚钢和刘娜进了门,然后刘娜发现里面没人就叫了声:“有人吗?”
这时在2楼的吕斌听见了刘娜的声音叫到:“楼上,楼上。”
姚钢和刘娜走向楼梯,姚钢说:“在2楼啊?”
两人走上楼梯,到了2楼看见了吕斌和祁山。
姚钢说:“老同学,好久不见了,呵呵呵。”
吕斌和祁山站起来迎接姚钢和刘娜。
姚钢和吕斌“啪”的一声 手握手:“坐吧,老兄。”
姚钢坐了下来。
刘娜对祁山和吕斌说:“好久不见了,怪想你们的,现在倒好,两人开起酒吧了,生意怎么样?”
祁山说:“想我们就经常来玩玩,生意啊?嗯……怎么说呢?我总觉得娜娜小姐来了,蓬荜生辉,生意当然好啦。”
姚钢说:“你们的酒吧真有性格,装修的像个工厂车间。”
四人笑成一片。
吕斌说:“怎么?不喜欢?品味不错,我故意弄成这风格的。”
姚钢说:“开玩笑的,这装修挺费钱的吧?”
吕斌说:“是啊,200多万的装修费呢!”
刘娜说:“哇哦,装修得不赖耶。”
姚钢说:“200多万,不多啊。”
祁山说:“对,样子好看,其实用的都是便宜材料。”
刘娜说:“有经济头脑啊,好看又实用。”
吕斌说:“对了,我忘了给你们叫喝的了。等我会儿。”
吕斌走下了楼梯。
姚钢说:“对了,祁山,去年冬天你爷爷病得够呛,现在咋样了。”
祁山说:“谢谢你的关心,好多了。哎?姜洪和李丽呢?再打个电话。“说完祁山掏出了手机。
这时吕斌和姜洪、李丽和有一个端酒的酒保一起走上2楼,吕斌说:“看谁来了,人到齐了。”
祁山、姚钢、刘娜看到李丽和姜洪跟着吕斌进来了,都高兴的站起身来了。”
姚刚:“姜洪!来了。”
姜洪:“路上有点塞车,来晚了。”
李丽看到刘娜:“娜娜。”
刘娜:“丽丽。”两人紧紧的抱在了一块。
酒保把一大盘子酒水放到了桌子上:“几位酒水拿来了,还有其他什么需要没?”
吕斌:“你去忙吧。”
酒保礼貌的说:“那就不打扰了。”然后下楼了。
李丽对刘娜说到:“娜娜好久没见到你了,越来越漂亮了。”李丽摸摸刘娜的头发,刘娜的长发染成了棕色。
祁山对刘娜说:“娜娜是标准的鸭蛋脸,大美人。嘿嘿嘿。”
刘娜瞪了祁山一眼。
李丽和刘娜坐了下来,刘娜对李丽说:“丽姐7、8个月没见你了。”
李丽:“忙啥呢?这么没时间。”(姜洪、祁山、吕斌、姚钢在边上聊天,客套着)
刘娜:“忙个项目,我天天泡在实验室里,拿小白鼠做实验,看看这些小家伙还挺可怜的,哎……”刘娜叹了口气继续说:“谁叫我学医的呢?”
李丽说:“这是份伟大的职业呀?”说完开了瓶易拉罐可乐递给刘娜,刘娜喝了口。
姜洪对吕斌说:“你们酒吧生意还可以吗?我看人不多嘛?”
吕斌说:“嗨,酒吧是夜猫子逛的,现在还没到时间呢!”
姜洪说:“你们酒吧开的好,斜对面是家KTV,街后面是个高档社区,前面是家洗浴中心,客源充足啊。”
祁山问姜洪:“哟,你事先侦查过呀。”
姜洪说:“开车过来看到的。挺会挑地方的嘛?”
祁山说:“你说的几个地方的人还就爱来我们这玩。”说完喝了口啤酒。
吕斌问姜洪:“最近忙啥呢?淘古董呢?”
姜洪答:“在网上看到两战国时期的青铜鼎,要在上海展出,很想去看看。”
吕斌说:“真把这个当饭吃?”
姜洪:“业余爱好啊。你不知道,搞这个上瘾。”
祁山:“你、祁山、我和丽丽都是文物鉴定系毕业的,都是兴趣呀。”
祁山:“我只是混个文凭,嘿嘿,你们别当真啊!”
刘娜说:“姜洪,你的公司怎么样?盈利是不是都买古董了?”
李丽说:“生意就那样,姜洪着迷得可深了,上次拍卖会上买了个清朝精仿的元代青花瓶。”
“真羡慕你们哪,不用像我天天上班了”刘娜说到。
吕斌问:“娜娜,我忘了你当初你怎么会去学医的呢?”
刘娜说:“我们祖上四代行医,我不学也得学呀。我现在在一家实验室里工作,薪资也不错。”
祁山在一边叫:“看!曼联进球了。”
所有人看向电视机。姚钢说:“地面配合就是强啊。”
李丽问:“祁山,你不是要去纸花店吗?我们有空带你去。”
“谢谢,你看那”祁山把手指向了一个什么都没放的柜子:“这里我想放盆花。还有大厅里好多地方我觉得还需要用花来衬示,还是花比较合适。”
姚钢说:“你还真够细心的啊。”
姜洪说:“要不去买两个战国时代的青铜花瓶装饰下?”
吕斌笑着说:“你拉倒吧,少贫嘴啊,呵呵呵。喝酒。”
众人酒杯交错。
姚钢突然叫到:“哎!哎!又有进球啊!“
姜洪说:”越位不算。”
姚钢:“嗨,什么站位啊?”这时姚钢的手机响了。
姚钢接通电话:“喂!谁啊?哦,妈妈,我和几个朋友约会呢,可能晚点回家,放心吧,嗯,嗯,好,知道了先挂了啊,嗯,好,再见。“
李丽问:“姚钢你现在还踢球吗?”
姚钢:“早不踢了!你看看我这肚子还跑得动吗?”大家全都看向姚钢的肚子。
祁山问姚钢:“你以前是踢什么位置的?”
“踢中场,以前读大学时还是队长呢!”
李丽说:“现在是踢不动了,哈哈哈。”大家看看姚钢的啤酒肚,都欢心的笑着。
夜深了,路边的街灯也照得大街一片通明,酒吧里越来越热闹了,酒客纷纷踏来。酒吧的人越来越多了。
六人在酒吧里也越聊越高兴了。
透过酒吧的玻璃窗,看见6个朋友聊得开心,酒吧门前人们纷纷涌进酒吧。
祁山对姜洪说:“兄弟,说句实在话大学里同窗4年,加上毕业后那么多年朋友,这辈子咱都记着,说好喽,兄弟是一辈子的,来为我们的友情干杯。”
众人举杯,姚钢:“说得对,为了友情!干杯!”
吕斌说:“慢着,先别喝,还是那句话,友情潜舔一舔,友情深一口蒙。”
姜洪:“蒙了!”
众人是把饮料和啤酒一口喝光。
吕斌说:“好,够意思。”
众人也纷纷叫好。气氛越来越活跃,六人交头接耳,叽叽喳喳,天南海北的聊着……
酒吧里男男女女,音乐、美酒交相辉映,时髦的人们奇装异服,像个大派对,服务员端着托盘捧着酒水来回穿梭在人群里。就像旧上海的歌舞厅,一到夜里灯红酒绿的热闹得不得了。
7、8个小时过去了,很晚了,酒散了。六人虽然没喝得酩酊大醉,也有点头胀脸红了。
六人从酒吧里往外走,姚钢边走边对姜洪说:“你说得都是社会负面现象,人要往正面看,走正路,你说对吧。”姚钢聊兴未尽依然叽叽喳喳的和同伴们聊着。
姜洪说:“你说得对!哎,你还能开车吗?”
吕斌说:“姚钢啊,真的,喝了不少。”
姚钢说:“我打车,安全点。”
祁山:“那是,过几天放长假了,还来啊!”
姚钢:“放心,你赶都赶不走我,呵呵呵。”
娜娜对大家说:“我快点回家了,明天上班呢!”
李丽说:“娜娜,路上小心啊!这么晚了。”
刘娜说:“放心吧,丽姐,阿钢,姜洪,祁山,吕斌,我先走了。”
姜洪:“走好啊。”
祁山:“路上小心,有色狼哦。”
刚拦下一辆出租车的刘娜说:“讨厌。”说完瞪了祁山一眼,然后上了出租车,关上门后刘娜从车窗里探出头说:“吕斌,今天谢谢招待,改天见啊。”
吕斌:“行走好。”
众人纷纷与刘娜道别。
刘娜对司机说:“师傅麻烦你去红晨路兴誉小区。”
刘娜的出租车开远了。
吕斌说:“哎,你们怎么回去啊?”
李丽:“我开车,姜洪今天喝多了。”
姜洪:“还行,不多啊。”
姚钢:“看你脸红的,还是叫你媳妇开车吧。”姚钢打趣的说。
姜洪:“行。”
祁山插话道:“姚钢也打车,李丽开车,行,我和吕斌就住后面,那就这样。”
姚钢:“好,兄弟们再见了。”
姜洪:“改天聚啊。”
吕斌说:“有空就来啊。”
姚钢:“你这酒水好,咱肯定再来,呵呵呵。”
李丽和姜洪走向自己的车子不忘回头和同伴们道别:“再见了。”
祁山:“拜拜。”
吕斌:“走好啊!”
李丽和姜洪上了车,两人绑好了安全带,车子发动了。
姚钢看到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正好是空车,便拦了下来,姚钢和祁山、吕斌道别:“再见了,我先回家了。”
祁山:“路上小心。”
姚钢坐进出租车,吕斌帮他关上车门,车子开走了。
祁山对吕斌说:“走,咱也回去了。”
两人走在空旷的街上,路灯把两人在地上的背影拉得很长很长。
李丽开着车带姜洪回家,姜洪和李丽已经同居了,马上准备结婚了,甜蜜幸福包围着俩人。不久车到了李丽和姜洪的住处,姜洪有栋连体别墅,李丽和姜洪下了车,关上车门。姜洪走向大门,开门进去。
李丽脱了鞋对姜洪说:“拖鞋都坏了。”
姜洪看看李丽脚上的拖鞋说:“买几双新的吧,等明天去超市。”
李丽:“嗯”了一声。两人把包放在了沙发上。
两人先后到了二楼,李丽脱去外衣说:“我去洗个澡。”说玩打开衣柜,拿出了浴袍和内衣进了浴室,姜洪打开了计算机浏览博物馆的网站浏览起来,这时姜洪家养的一只土猫跳上了写字台趴在姜洪身边,姜洪摸摸猫猫的脑袋,猫猫‘喵,喵’叫了两声。
李丽在浴室里洗淋浴,热水流着,李丽照着镜子,把头发扎了起来,躺进了浴缸,享受着热水浴。
这时坐在电脑前的姜洪的QQ响了,是一个陌生人发来的信息。姜洪看了看觉得奇怪就打开了聊天窗口,对放网名叫“老头”。对方发来了信息:您是研究收藏古玩的吗?
姜洪打字回复:“是的,您是哪位?”
老头回复:“我碰巧在网上搜到您的。您是不是研究古玩的?”
姜洪:“是啊,您在哪搜到我的?”
老头:“这还不容易?您对明代古玩感兴趣吗?”老头直截了当的问道。
姜洪打字回复:“什么样的货啊?”
老头:“一批有些年数的古玩,以瓷器为主,大部分是明代的,货很少见,您有没有兴趣来我店里看看,我可以先把古玩的照片发给你。”
姜洪没想太多回复到:“好啊,我看看。”
老头立刻从QQ传了几张图片过来,姜洪打开了图片认真的看着,每张都是古玩的照片,然后姜洪用打印机打印出来,用放大镜看,看得出了神。
这时老头发来了信息:“您觉得怎么样?”
姜洪回答:“您是做古玩生意的?你发来的照片我粗看确实可以值得看看。”
老头说:“是啊。有兴趣可以来我店里仔细看看,货绝对好,你看到的就是我的货。”
姜洪又端起照片认真的看着,对于喜好古玩的姜洪来说,照片里的古董让姜洪生起不少兴趣。
这时李丽洗完澡穿着浴袍出来了,看到姜洪在端详着照片边擦头发边问:“看什么呢?”
姜洪:“哦,一个网友发来的照片,是批明朝的古玩,我看品象不错,你看这个双耳青花瓷瓶。”然后把照片递给了李丽。
李丽说:“我看看。”然后拿过几张照片端详起来:“不错啊,看品相是真货啊!”李丽也端详起来。
这时老头又发来了信息:“您喜欢吗?喜欢的话可以来我店里详谈,价格好商量,我这货不少呢!”
姜洪回复:“好啊,地址多少,有空我带朋友一起来看看?”
老头回复:严宏路33号严宏花鸟市场69号房。
姜洪:“行我记下了,您能留个电话吗?我的电话是13865200125”
老头:“13370266121。我姓刘,您贵姓?”
姜洪:“我姓姜。”
老头:“好今天就聊到这,有空打我电话。”
姜洪:“好的。”
老头的QQ立刻下线了。
李丽问姜洪:“你是怎么碰到他的呢?”
姜洪:“他发信息给我,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搜索到我的QQ号的。”
李丽说:“这几张图片里的瓷器品相还挺好的,你有兴趣?”
姜洪说:“想去看看,等有空吧。”
李丽在姜洪身边坐下看图片。
“要不要带祁山和吕斌他们一起去?”李丽问道。
姜洪:“好啊。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兴趣?我先约他们吧。”
姜洪说:“对了,后天我去看爸妈,你一起去吧。”
李丽:“好啊。”说完后站起身来从背后抱住姜洪,又看看自己的猫,两人很是温馨,姜洪摸摸李丽抱住自己的手。小猫在边上喵喵的叫着。

两天后
姜洪、李丽、姜洪爸妈坐在一张圆桌前,一条黑色的拉布拉多犬趴在姜洪爸爸的脚边,姜洪爸妈家是栋花园洋房,有个漂亮的花园和片草坪。
姜洪和爸妈以及李丽围在桌前坐着。
姜洪爸爸姜天奎问到:“姜洪啊!和丽丽怎么样了?”
姜洪回答爸爸:“爸,我和丽丽挺好的,我们已经定好了去拍婚纱照,日子也选好了,就在星期天。”
姜洪妈妈俞玲玲问李丽:“日子定好了就好,要多少钱呢?”
李丽说:“5万,请了最好的摄影师。”
姜洪妈妈俞玲玲笑着问:“好啊,你和姜洪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我们姜家愿意接受你,有你这样的媳妇,姜洪也高兴,在我们面前尽说你好了,你呀不知道我们姜洪有多少喜欢你,呵呵呵”
李丽看看姜洪:“爸,妈,我俩在一起好好过,你们放心。”
姜洪有点尴尬,说:“妈放心吧。今年肯定办婚礼,明年呢……要个孩子,你和爸爸也可以升级做爷爷奶奶了。”
姜天奎笑了起来:“哈哈哈,好!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哎呀,丽丽啊,你秀外慧中,现在像你这样的姑娘真不多了,你和姜洪认识也10年了吧?快点结婚,成家立业,还有经常来陪陪你公公和婆婆。我们老两口每天就和这条狗相陪相办。呵呵呵。”姜天奎看看自己脚边的大黑狗多多。
李丽说:“爸妈,你们放心吧,我和姜洪一定会经常来看望两位的。”
“好啊”姜天奎说。
姜洪妈妈突然开口问姜洪:“公司的事情你怎么处理的?”
姜洪说:“我看了孙斌两年了,他们打理公司还是不错的公司业绩今年攀升了不少,二老也知道,妈你放心吧。”
俞玲玲说:“那就好,你现在还在研究什么古玩?”
姜洪答:“昨天接到一个陌生人发来的几件古玩照片,看看样子还是不错的,约了朋友准备去看看。”
姜天奎说:“去什么地方看这些古玩?”
“严宏花鸟市场”姜洪答。
姜天奎问:“卖家可靠吗?怎么认识的?”
姜洪答:“爸你放心,我和朋友一起去,假货是瞒不过我的。”
俞玲玲说:“儿子你机灵,爸妈对你放心。”
李丽说:“是啊,姜洪他可精明了,什么事都算得仔仔细细的,家里的日常开销算得特别精细。”
姜洪爸妈“呵呵呵”的笑了。
这时候姜天奎的保姆走过来说:“姜先生,午饭准备好了,要端上来吗?”
姜天奎说:“好啊,上。”
于是一盘盘好菜搬上了桌,姜天奎说:“来,阿洪啊,来点酒吧。”
说完打开酒瓶给姜洪倒来了杯酒:“泸州老窖20年的,尝尝。”
姜洪说:“谢谢爸。”
一家人开始吃饭了。
俞玲玲看看姜洪问:“今天没开车吧?”
李丽说:“妈,姜洪知道今天要陪爸喝两杯,今天他打车过来的。”
姜天奎说:“那好,今天就多喝两杯。”
大家都露出了欢心的微笑。

三天后
姜洪和李丽开着车,车里放着音乐,行驶在去严宏花鸟市场的路上。
姜洪对李丽说:“这是你最喜欢的歌。”
李丽说:“嗯,凤凰传奇,很有民族味啊。”
车子到了严宏路,花鸟市场不大,大大小小不少铺子,有卖花,卖小动物,卖奇石怪玉的,当然也有卖古玩的。
姜洪停好了车,和李丽一起走向市场。
李丽叫起来:“那不是姚钢吗?”说完指指前面。姚钢一个人靠在车边吸烟。
姜洪说:“吕斌也在。”吕斌这时候在和刘娜正在严宏花鸟市场外面的摊子上赏花。
姜洪把车停好了,和李丽下了车,姜洪叫到:“姚钢、吕斌。”
姚钢和吕斌一看到姜洪就走过来,姚钢说:“来了兄弟?”
姜洪说:“嗯。”
刘娜说:“你们又迟到了。”
李丽说:“路上堵,耽搁了会儿。”
吕斌说:“没事,你看祁山。”说完指向了远方。”
祁山正在逗鸟,逗了逗问老板:“老板这什么鸟啊?”
老板说:“画眉呀。”
这时李丽、姜洪、吕斌、刘娜走到了祁山的背后。
祁山还在逗鸟,嘴里还在学鸟叫。
姚钢一拍祁山的肩膀:“逗鸟呢?”
祁山回头:“哟,都到了,我看这鸟不错,叫的也好听,这鸟叫画眉。”
吕斌说:“谁不知道画眉鸟啊,就你没见过。”
祁山:“不好意思,见识不多,呵呵呵。”
李丽说:“我们去那家店看古玩吧。”
姜洪说:“走。”
祁山对卖鸟的老板说:“走了,老板。”
卖鸟的老板说:“走好。”
六人向花鸟市场里面走去,边走边看,祁山对姚钢说:“你看这花。”说完指指路边的花摊。
有小贩在路边喊价:“瞧一瞧,看一看,唐代、明代、清代古币啊!”
刘娜问其他人:“哪里啊?就在这吗?”
姚钢答:“69号呗。”
吕斌说:“看,69号。”吕斌指向一间屋子。
众人看过去,在一间房子前门上写着69的字样。
姜洪说:“就是这吧,我们进去吧。”
众人走到69号房门前,李丽敲敲门,刚想问屋子里有没有人,房门自动开了一道缝。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姜洪说:“进去吧。”
众人进入房间,只见房间不大,也就20平方米的样子,房子四边都是些架子,架子上放着很多古玩。屋子里光线比较暗。
李丽大声问:“有人吗?
刘娜也问了一声。
这时从里屋走来一老头,老头穿着一身长袍,身材不高,脸颊消瘦,老头说:“你们好,你们好,请问你们是……”
姜洪答:“哦,我和一位刘先生说好来看看古玩的。”
老头答:“我就是,我就是,您是姜先生吧?”
“是,我叫姜洪。”姜洪说到。
老头走到墙边,把电灯开关打开,屋里顿时明亮许多,架子上的古玩商品也呈现在大家眼前,然后对大家说:“你们好,你们好,我恭候多时了,这里啊少有人来,今天是稀客光临啊,啊,欢迎欢迎,随便看,随便看。”
姜洪对老头说道:“老先生,我们今天来顺便看看,打扰您了。”
老头说:“请便请便,随意挑,价钱好谈。”
李丽:“东西还真不少啊?”李丽一边说一边看。
刘老头说:“全是好东西,有铜浮屠、黄龙玉天然水草纹项坠,老头边说边指给大家看:“对了,里面还有一间屋子也有不少好东西,你们尽管看吧,哦,对了,我去下厕所,你们等我会,对了别乱照镜子。”论坛诡异的说道。
吕斌说:“好的,老师傅,我们先看看。”
刘老头:“嗯,嗯。”说完转身走向了楼上。
李丽喃喃自语:“不要照镜子?”
祁山走到一个架子前,端起一个香炉说:“明代竹节纹双耳铜香炉!好东西啊!”
姜洪也拿起一件古玩:“黄底粉彩龙纹瓶?”姜洪不敢肯定,认真的看着:“是真货,这可值俩钱呢!”
李丽看看姜洪手里的黄底粉彩龙纹瓶说:“你看表面的光泽度,不像假的。”
刘娜好奇的问祁山:“这不就一个香炉吗?”
祁山:“这是黄底粉彩龙纹瓶,值大价钱呢!”
刘娜:“哦。是真货吗?”
祁山把东西放回原位:“是真货。”
吕斌突然说到:“你们来看这个,青花釉里红瓷仓。”
众人围了过来,吕斌说:“凭我的经验啊,真是个真货,我特别喜欢这款青花釉里红瓷仓,没想到今天可以看到,这的货真的不错啊。”
姚钢说:“珍品啊!哎,里面还有。”姚钢指指里屋。
吕斌把青花釉里红瓷仓放回原位,大家走进里屋。
姚钢拿起一件古玩,脱口而出:“豇豆红摇铃尊!”说完把它从架子上拿了下来:“好家伙。”
众人聚拢过来,姚钢拿出一个放大镜,仔细的看着手里的宝贝说:“真货!真货哪!这位老先生哪弄来的,这些货可是国家级的文物呢?!”
刘娜在一边也插不上话就自己在一边东看看西看看,一会儿拿起面铜镜照照自己,一会而又拿起一个古董钟。
突然刘娜走到一件被布料盖着的物件前,刘娜上下打亮着,不知道布遮盖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布里遮盖的东西即将给自己和大家带来无尽的灾祸。只见这被布遮盖着的物件有8、90公分高,宽度看不详细。
刘娜问大家:“这是什么呀?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李丽走过来说:“也许是什么贵重物品吧。”
李丽刚刚说完只见刘娜拉起遮盖在物件上的大块白布,揭了开来。布掉在了地上。是面镜子,更加准确的说是面梳妆镜,刘娜说:“镜子真漂亮啊。”然后照着镜子整理整理了自己的衣服。
姜洪问李丽和刘娜:“你们在看什么呢?”
刘娜说:“你们过来看,这梳妆镜真评论,真新啊。”
众人走到镜子前,看看镜子,祁山说:“漂亮是漂亮,但看做工应该是普通的梳妆镜,没什么大价值。”
姚钢走到镜子前说:“梳妆镜?有什么特别的?”然后也走到镜子前,众人全站到镜子前照着自己,吕斌说:“姚钢你又胖了。”
姚钢摸摸肚子说:“是啊,又胖了,呵呵呵。”
这时李丽发觉有什么东西在背后,立刻转身,一看是满脸皱纹的刘老头,吓了一大跳,差点叫出声来。
刘老头大声说:“哎呀,你们怎么照了这面镜子了,这面镜子不能照人的,叫你们不要照的。”
大家纷纷转身,姜洪说:“怎么了?我们做错什么了吗?”
刘老头说:“这是面凶镜啊!照了要死人的,你们怎么把布给掀开了,这回麻烦了,你们要去庙里烧高香了。”
祁山说:“老师傅,我们不懂,不好意思。要不帮您遮上?”
刘娜说:“凶镜?”
吕斌说:“对不起,老师傅我们也不知道这面镜子不能动。”
老头说:“这不是一面普通的镜子,哎呀,麻烦了!”
祁山说:“对不起,我们真不知道,您刚才说这是什么……凶镜?”
老头大声说:“你们别管了,离开!”
姚钢说:“老师傅,我们就看了看,也没动这面镜子,实在是对不起。”
姜洪也不舍得离开,因为这里满屋子都是宝贝:“老师傅,对不起……”
还没等姜洪说完老头就上来赶人了,老头推着姚钢说:“走吧,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们了,离开,离开。”
众人一边往外退一边解释,吕斌说:“就一面镜子嘛,看看也不要紧啊?”
刘老头说:“你们知道什么?这是面凶镜!”
祁山:“凶镜?”
老头:“你们还是不要问那么多了,赶快离开,这里不欢迎你们,以后不要来了。”
老头边赶人,大家边往外退。
李丽莫名其妙的看看镜子有看看大门。
众人慢慢的退出了69号房子。
李丽说:“老师傅,您别赶我们走啊!您的古董我们很感兴趣。”
老头:“你们就算给一亿,也别想拿走这里的一样东西!”
刘娜说:“不就照照镜子吗?”
刘老头严厉的说:“一点规矩都不懂,叫你们别照镜子的。”
姚钢似乎想说什么,但69号的大门被老头“砰”的一声关上了。
李丽说:“奇怪了,照照镜子有什么?还说是面凶镜,什么叫凶镜啊?”
姜洪停了停解释说:“哦,在民间,有些地方流传着一个传说,说是如果有人凶死在一面镜子前,那么这面镜子就是一面凶镜,而凶死在镜子前的人的魂魄也将永远的被困在镜子里永世不得超生,而照过凶镜的人也将会死于非命,这就是凶镜。”
祁山说:“我好像也听奶奶说过。”
李丽问:“你们还真相信啊?”
刘娜说:“刘老先生年纪大,也许信这些东西吧?”
姚钢说:“得,白跑一趟。”
吕斌轻声说:“这老头的宝贝够多的。”
祁山敲敲门说:“老师傅,开开门,有话好说。”
门里什么声音也没有。
姚钢说:“要不改天吧?今天老师傅不开心了,怕是没戏了,这的古董真的很不错,真不知道他哪弄来的。”
刘老头在门里面,隔着大门听着刘娜、李丽、姜洪、姚钢、祁山、吕斌的对话突然面带狰狞的露出了笑容。
吕斌说:“要不改天来?”
姚钢说:“只有这样了,哎,你说这老头有那么多文物,这些东西按照法律是不能买卖的。”
刘娜说:“不能买,看看也开眼呀。”
姜洪说:“是啊,今天不走运。”
李丽说:“那……今天先走了,改天来?”
姚钢说:“走吧,反正今天是没戏了。”
众人无奈的转身慢慢的离开,老头始终在门后面露狰狞的笑着听着大家的对话。
众人慢慢的离开,突然从众人的背后传来了一个沙哑的低沉的声音:“你们离死不远了。”声音不响。众人回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没做什么反应。
大家走出了严宏花鸟市场。
刘娜说:“3点半了,我们去哪?”
姚钢说:“我要去医院探望我舅舅,他得阑尾炎,开刀了。”
吕斌说:“那你快去吧。”
姜洪问姚钢:“他没事吧?”
姚钢:“阑尾炎又不是什么大手术。”
李丽说:“要不我们买些水果,你带去。”
姚钢:“不用,客气啥?”
说完姚钢对祁山说:“走了,上次那本问你借的书改天还你。”
祁山:“好说。”
刘娜说:“姚钢,开车慢点。”
姚钢:“放心,谢谢关心啊。”姚钢上车,开车先走了。
“那我们呢?”李丽问到。
祁山说:“去我们的酒吧坐坐吧。”
姜洪:“好吧,就去酒吧!”
众人到了酒吧,酒吧里因为没到营业时间所以没人,就李丽、姜洪、刘娜、祁山、吕斌5人,大家都在喝酒和饮料。
刘娜说:“今天是我不好,动了那面镜子,弄得老板不开心,被赶走了。”
吕斌说:“没事,上了年纪的人就信这些东西,其实都是迷信。”
祁山:“我也听说过凶镜这种说法,凡是凶死在镜子前的人,自己的魂魄会被关在镜子里,永远出不来。”
姜洪:“你不会真怕了吧?”
祁山:“怕啥?就是民间流传的一些鬼话,哎,今天是开了大眼了,你们说那老头是怎么弄到的那些古董的?”
刘娜说:“说不定是他祖上传下来的。”
李丽说:“会不会是个盗墓贼?”
吕斌说:“有可能,今天我看的那个青花釉里红瓷仓绝对是真品,应该算得上是国家一级文物了,一个老头祖上怎么传得下那么多东西?”
这时一个服务生路过,吕斌叫住他说:“叫个外卖,来几个披萨。”
服务生说:“好的,老板。”然后走开了。
刘娜:“那他是怎么弄到的呢?”
姜洪说:“买这些东西可都是犯法的啊。”
祁山说:“这老头肯定有身份,说不定是资助盗墓贼的那种人。”
吕斌转头说:“姜洪,你能详细的说说你和那老头是怎么认识的吗?”
姜洪就说:“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会有我的QQ号的,他发信息给我,然后就联系上了,他说他信刘,然后就传给了我很多古玩的照片,然后留了地址和电话,就这样认识的。”
在六老头的古董屋子里,刘老头慢慢的走到那面凶镜前坐了下来喃喃自语:“他们果真中记了,呵呵。”
镜子了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他们全会死的,一个不留。”
老头说:“妈妈,放心吧,我会看着他们一个个死的,嘿嘿嘿。”
说完就从梳妆镜的抽屉里拿出了张刘娜的照片,然后用剪刀把刘娜的头剪了下来,然后在刘娜头像背面涂上胶水,然后又拿出了一个高20厘 米的用布做的小人,把刘娜的头像贴在了小人的脸上,又拿出了跟缝衣针,从头顶插了下去,然后老头又拿出了姜洪、吕斌、祁山、李丽、姚钢的照片,全都把照片 里的人头剪了下来贴到一个个小布人头上,每个小人头顶都被插进了一根缝衣针,老头把照片并排放到梳妆镜前。然后老头嘴里念念有 词:“……………………………………”(都是一些咒语,也听不清是什么话,叽里咕噜的)
老头看着小人上的照片笑了,这笑带着诡异和狰狞。然后老头用一把大剪刀把贴有姚钢头像的小人的头剪了下来,刘老头自言自语:“你是第一个。嘿嘿嘿。”

当天晚上
到了后半夜,众人酒足饭饱,准备离开回家了,大家走出了酒吧,祁山说:“天快热了。”
李丽说:“是啊。快入夏了。”
吕斌说:“行,今天就到这了,大家回家休息吧。”
刘娜说:“我先走了,拜拜。
李丽:“拜拜,改天聚。”
刘娜说:“下次我请客吃烧烤。”
姜洪:“再见,娜娜。”
刘娜:“再见,姜洪。”
祁山说:“路上小心。”
在和众人道别后刘娜坐出租车离开了酒吧。
祁山说:“娜娜走了,我们也回家吧,酒吧也没客人了。”
李丽说:“行,姜洪,我开车。”
姚钢说:“兄弟,感谢款待。”说完和吕斌握住手。
吕斌说:“哪里的话?自己兄弟!”
姚钢:“行,祁山、姜洪、李丽我也走了。”
吕斌说:“路上开慢点。”
姚钢:“放心吧。”
祁山:“改天继续聚。”
姚钢:“好嘞。”
说完姚钢上了车,姚钢透过车窗向大家挥手告别。大家也纷纷挥挥手和姚钢告别。姚钢开着车走了。
祁山对姜洪和李丽说:“我和吕斌一起走,咱俩住得近,李丽你开车吧,姜洪今天又喝得不少。”
李丽说:“行,本来就是我开。”
吕斌说:“一路平安。”
姜洪:“谢谢,走了。”说完和李丽上了车。
姜洪和李丽开车离开了,李丽驾驶得很平稳。后半夜路上也没什么车了。李丽说:“姜洪你今天又喝多了,以后不许酒后驾车,小心安全。”
姜洪:“我知道,所以我从来都让你喝饮料。”
李丽:“你把我当司机啊?。”
姜洪笑笑说:“哎,今天这姓刘的老头可让我开了大眼了,好多宝贝啊!”
李丽说:“其中那个黄底粉彩龙纹瓶上海博物馆里也有一个,是国家二级文物,珍稀啊!”
李丽说:“改天和大家再去趟,问问价,今天奇了怪了,什么……凶镜,不让照,说翻脸就翻脸啊。”
姜洪:“可能在他心里有什么忌讳吧,等他心情好了,我再和他联系联系。”
李丽笑了笑。突然,开在灯光黑暗的小路上的车前出现了一个女人的人影,李丽一脚刹车,车子急停下来。
姜洪问:“怎么了?出什么状况了?”
李丽说:“有个人,一个女人,我撞到她了!”李丽惊慌失措的说,然后两人急忙下车,两人查看了一番,姜洪看看车前的路面又看看车底,最后还看了看车的保险杠说:“没事啊!哪有人啊!”
李丽前看看后看看:“怎么会没人呢?我明明撞上了一个绿旗袍的女人,我开的又不快,不会看错的。”
姜洪:“可你自己看看,确实什么人也没有,车头也没有撞击痕迹。”
李丽还蹲下来看看车底:“确实……没人啊。”
姜洪:“本来就没人,你眼花了。”
李丽:“嗯……真的眼花了。”
姜洪和李丽上了车,李丽轻踏油门,满脸的狐疑。
姚钢到家了,用钥匙开门进去,房子是3室2厅的,装修豪华,姚钢一进门,姚钢养的一条白色的萨摩耶犬冲到姚钢身边使劲的摇尾巴,姚钢摸摸狗的脑袋,然后进卫生间洗了把冷水脸,然后从厨房的柜子里拿出包狗食给狗喂食,狗吃 的很欢。姚钢站起来,来到客厅里,从电视柜边的一个抽屉里拿出一包醒酒药吞了两粒。然后一个人躺在沙发上闭眼休息。慢慢的慢慢的姚钢睡着了。客厅的窗户开着,阵阵阴风吹进来,姚钢睡着了,没感觉到,这风刮得大,把窗帘吹得老高老高,风里好像还有很轻的笑声。
天亮了,姚钢醒了,姚钢看看手表上午8点了,姚钢起身整理了下衣服,又到厨房喝了杯冷水,酒似乎也醒了,姚钢照了照镜子,镜子里的姚钢似乎没什么变化,就是有点黑眼圈,
姚钢叫到:“嘟嘟,嘟嘟(嘟嘟是狗的名字)。却没得到理会,姚钢很奇怪,因为平时嘟嘟听到叫它的声音都会立刻冲过来,这次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姚钢以为嘟嘟在睡觉,也没多想,就开门进了卫生间,突然姚钢看到嘟嘟的尸体躺在浴缸里,没了脑袋,鲜血 流得满浴缸,再一看,嘟嘟的脑袋放在洗脸盆里,两只狗眼死死的看着姚钢,鲜血淋漓。姚钢想叫可是吓得他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突然一只手从姚钢背后搭在了姚钢肩上,姚钢回头一看是姜丽美,姜丽美依然穿着死时的绿色旗袍。
姚钢用发抖的声音问:“你是谁?”
姜丽美举起一把银光闪闪的长刀刺进了姚钢的喉咙,姚钢的脖子顿时献血喷涌,姚钢慢慢倒下了,双手捂着自己的被割开的喉咙。
突然姚钢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喘着粗气,姚钢摸摸喉咙,喉咙好好的,什么伤也没有,姚钢的嘟嘟跑了过来,摇着尾巴,姚钢终于知道是场恶梦,姚钢喘着错气东看看西看看,还没缓过神来。自言自语的说:“吓死我了。”
这时姚钢的手机响了,姚钢看看手机是妈妈发过来的短信,里面写着:今天你来看我和爸爸吗?
姚钢回了条短信:现在就来。然后倒在沙发上,喘着粗气。
过了好办天,姚钢站起来伸了个大懒腰,然后走进厨房给嘟嘟喂狗食,嘟嘟吃得起劲,然后姚钢开了两罐八宝粥倒在碗里,一大口一大口喝着。
姚钢带上手机和钥匙,走出了大楼,去探望父母,姚钢来到车边,突然姚钢看到车子的左前轮没气了,坏了。
姚钢蹲下来看着轮胎说:“倒霉。”
姚钢走出了小区,准备穿过马路叫出租车,姚钢一路小跑过马路,经过一辆停泊的等红灯的公交车的车后面时,突然一辆大型的土方车冲了过来,姚钢满脸惊恐, 土方车一个急刹车,发出很刺耳的刹车声来不及了,土方车重重的追尾公交车‘喯’的一声姚钢被夹在两辆车中间,路人纷纷惊呼。姚钢已经被挤扁了,根本看不到他,只见土方车的车头紧紧的贴在了公交车的车尾,只有姚钢的两只脚可以从车底看见,鲜血冲姚钢的两脚流下来,流得满地都是。路人越来越多。全部惊恐的看着两辆追尾的大型车。

姚钢死后第3天
李丽起床了,看看时钟已经7点30了,李丽起身,穿着睡衣来到窗前拉开了窗帘,卧室里顿时明亮了。
姜洪也醒了:“现在几点了?”姜洪揉揉眼。
李丽:“快8点了。”
姜洪说:“就不能再睡会了吗?”
李丽:“你忘了,今天要去超市大采购。”
姜洪:“大采购?哦,我给忘了。”
这时李丽家的小猫跑过来“喵”
李丽抱起小猫说:“小淘气”。然后做了个鬼脸逗猫。
姜洪懒懒的起身,开始穿衣服,边穿边说:“哎呀,这两天欠觉。”
李丽说:“过会儿要去拍婚纱照了,你准备好了吗?我想把妆化得淡点。”
姜洪说:“那到时你和化妆师说啊。”
李丽“嗯”了一声。
这时小猫在李丽的怀里叫了起来。
李丽撸撸小猫。
姜洪说:“你给它喂些猫粮啊。

乔治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珊珊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丹咪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淑榕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今晨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今晨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今晨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乔治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明昕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海萍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周添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苏轼

恐怖片?

潇湘月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潇湘月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潇湘月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潇湘月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潇湘月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潇湘月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潇湘月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潇湘月

稿件隐藏中,将在任务完成后公开

为该投稿设置奖项
一等奖 3,000 设置奖励
二等奖 1,000 设置奖励
贡献奖 10 设置奖励